挑戰美羅培南
欄目:公司新聞 發布時間:2019-08-21
在健康元的三大板塊中,保健品、原料藥、藥物制劑各有千秋,而支撐著健康元三分之一強業績的頂梁柱——子公司深圳海濱制藥于1998年被健康元收購后,凈利潤從微利到2009年的高達1.4億元人民幣。

在健康元的三大板塊中,保健品、原料藥、藥物制劑各有千秋,而支撐著健康元三分之一強業績的頂梁柱——子公司深圳海濱制藥于1998年被健康元收購后,凈利潤從微利到2009年的高達1.4億元人民幣。在競爭激烈的抗生素領域,以保健品市場起家的朱保國選擇了怎樣一條發展之路,將海濱制藥打造成為當今國內乃至國際高端抗生素領域的龍頭企業?近日,醫藥經濟報記者帶著疑問,走訪了健康元藥業。

十二年堅持,從產品領先到體系領先

在深圳地圖上,朱保國點指著在深圳鹽田區一塊有20畝面積的地方,這就是座落在南國海濱城市的深圳市海濱制藥有限公司。如今,海濱制藥為健康元每年貢獻1個多億的凈利潤,笑傲于醫藥高端抗生素市場。

12年前,深圳海濱制藥拿到國家美羅培南生產批文,只是深圳市第三大制藥廠,誰也沒有想到今天的海濱制藥會成為全球最大的美羅培南生產基地。當時,海濱制藥有抗生素主打品種青霉素和頭孢類兩條生產線,但海濱制藥卻把眼光聚焦在了剛剛取得批文的第三代抗生素美羅培南的身上,看中了它較高的技術門檻和未來的發展潛力,決定集中精力做好美羅培南。為此,還忍痛砍掉了賺錢的青霉素和頭孢類生產線。

 美羅培南從母核4-乙酰氧基氮雜環丁酮(4AA)到成品反應非常復雜,有幾十步化學反應。12年來,海濱制藥在技術上突破重重難關,不斷通過工藝改良提高品質、降低成本。所有培南類產品都需要4AA做原料,4年前該原料只有日本3家企業生產,海濱制藥當時受制于日企供貨,成本一直居高不下。朱保國分析道:“4AA價格居高不下,必然引得更多競爭者進入,將來即便降價,日本也難保不丟失中國市場。”現實果然應驗了這位有遠見的企業家的預言,后來海濱自己研發4AA,國內其他企業也同時起步,形成工業化生產。此后不到半年的時間,印度、中國臺灣4AA也都從日本轉向我國購買。目前,全球所有培南類生產廠家只有海濱制藥具備從母核4AA到美羅培南成品這條完整的生產鏈,就連原研廠家都不具備。

12年過去了,現在,無論是從工藝品質,還是成本優勢、市場占有率,還是研發能力,海濱制藥的美羅培南在國內、國際都是首屈一指。“從當初的研發到現在,堅持了12年,現在我們感覺在同行業內是做得最好的企業。”朱保國胸有成竹地說。海濱制藥第一批工業化的原料出廠價20多萬元1公斤,現在1萬多元1公斤,已經很好地說明了工藝的巨大進步。                                   

 

人們常提到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做美羅培南的企業不少,也不乏大公司,海濱制藥為什么能做到第一?核心競爭力是什么?朱保國解釋道,所謂企業核心競爭力,并不一定是某個單方面的能力。海濱制藥的美羅培南起步最早,研發、工藝、生產、銷售、認證等環節環環相扣,已形成了一個優勢體系,競爭者在短時間內很難超越。如果想從中分羹,他們必須從頭到尾經歷漫長的積累。國外企業在選擇合作對象的時候,除了產品自身,還很重視企業環境、生產規模、資金情況等綜合因素。整個生產管理體系就是海濱制藥的核心競爭力,其在不同企業的差距,非常巨大。 

不偏安國內,打造國際高端品牌 

海濱制藥2009年的凈利潤為1.4億元,2010年上半年凈利潤為9200萬元,產能達15噸。海濱制藥國內制劑每年的銷售量為400萬支左右,占國內需求的半壁江山。美羅培南占了海濱制藥95%以上的利潤,其中制劑銷量增長,成本降低,價格穩定;原料藥雖價格下降,但銷售增長,成本下降,利潤也在增長。

 這是一個可以笑傲同行的業績

在全球美羅培南市場,海濱制藥已經占據了55 %的份額,主要市場在南美、南亞、東南亞、非洲和東歐等地。2009年,海濱制藥原料藥出口約4噸,今年朱保國給美羅培南定下的目標是突破6噸,增長50%以上。

對此,朱保國很有信心。

由于培南類產品的成長性非常好,全球平均以每年15%左右的速度增長,新興市場增長更快。海濱制藥的制劑銷售主要靠自有網絡,利用母公司健康元全國銷售網絡覆蓋到全國各省份,并進入75%以上的三甲醫院。

海濱制藥憑借培南類市場的穩定增長、行業龍頭驕人的業績,足以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高枕無憂。但是,居安思危,偏安就會被淘汰,5年前海濱制藥就定下進軍國際高端市場的目標。

與非規范市場和國內市場相比,國際規范市場更大,利潤更豐厚。繼青霉素和頭孢類之后的第三代培南類抗生素家族,其美羅培南在歐盟和美國的認證相繼到期,國內生產廠家個個虎視眈眈,垂涎著這塊專利到期后可以瓜分的蛋糕。奇怪的是,雖然全球都很關注這塊抗生素市場,但從去年歐盟專利到期到現在,沒有任何一個仿制藥出現在歐美市場,這與過去藥品專利一到期仿制藥就立刻現身的情況大不相同。

究其原因,是因為市場進入難度大,真正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去做的不多,投資后見成效的更不多。比如在國內,拿到美羅培南批文的企業有七八家,不算少,但今年幾家有制劑和原料批文的廠家也向海濱制藥求購原料藥,顯示相關企業的生產能力并不穩定。在美國FDA官網上,準備注冊申請的企業大概有10家。據了解,印度向美國FDA申請的企業,其4AA和側鏈還需要從中國購買,從各方面講,海濱制藥極具優勢。

海濱制藥早在5年前就與一家境外公司簽訂了歐洲COS和美國FDA認證的合作意向書。5年的準備,到目前認證設備安裝基本上全部完成,開始進試測驗證階段。預計明年請歐盟和美國官方來檢查。

在朱保國的下一步棋中,海濱制藥美羅培南歐美認證項目總投資2.5億左右,用于硬件建設,如設備采購、生產線安裝等。軟件方面由境外公司投入,如人員培訓,認證文件登記、批復等。這樣,經改造后的美羅培南生產線產能將達到4~5噸,所產產品全部用于開拓海外歐美高端市場。為保持在抗生素市場的優勢,朱保國拿下了目前全球培南家族7個成員中的6個,海濱制藥培南類產品基本齊全。獲得藥品批文的有美羅培南和亞胺培南,正在申報過程中的有法羅培南和比阿培南,另外有多利培南完成小試,帕尼培南完成中試,除了厄他培南在中國申請了化合物專利保護外,其他6個成員海濱制藥都能做。2006年拿到批文的亞胺培南市場近幾年需求增長很快,海濱制藥已占國內10%的市場份額,增長空間很大。

看到海濱制藥美羅培南的今天,朱保國高興地說:“仿佛看到其他培南類成員的明天,我們希望海濱制藥培南類家族開枝散葉,市場繁榮壯大!”

手記》》》

有一種堅守

朱保國和他的團隊,用不到20年的時間,打造了一個專注于健康領域的優質產業集團,并以不斷的技術創新和資本運作的積累,為今后的持續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成為民營企業實干興邦的一個樣本。

回過頭看,2001年的那個夏天,上市成功的太太藥業募得17億元資金,創下當時民營企業上市融資額的最高紀錄。賬面上一下子有十幾億的可支配資金,當時的太太藥業肯定面臨不少誘惑。

如果用這筆巨資進入房地產業,也許今天就會多了一家叫“太太”的地產大鱷。

事實是,這只是一個假設,在經歷了一系列醫藥領域的實業并購后,朱保國打造了一個穩健的健康產業巨頭。這或許跟他畢業于河南師范大學化學系,工作后又從技術崗位做起,有一種自然的專業情結有關。

當然,這種誘惑又不是空想。這些年來,不斷有人通過各種關系,找到朱保國,邀請他參與這樣那樣的合作,其中就有一些類似房地產這樣的賺 “快錢”項目,而朱保國始終堅持自己的原則——“不熟不做”,延續了企業主業集中的特點。他坦承:“這樣的拒絕很難,你要不斷與自己斗爭。”

 

事實上,抵抗這種誘惑的難度很大。在醫藥領域完成原始積累,轉而進入其他產業的并不少。最近的例子有,吉林制藥將旗下所有資產與負債整體出售給吉林金泉寶山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同時向廣州無線電集團有限公司和張柏龍等8位自然人股東非公開發行股票,以購買其持有的廣州廣電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100%的股權。此次資產重組完成后,吉林制藥將全面退出醫藥產業,轉身成為地產企業。

所以,要剖析健康元這家企業如何從保健品做起,并能夠保持相關產品至今暢銷不衰,借助資本的力量收購專業藥品制造企業,高端切入藥品原料與制劑,并能夠如魚得水,其秘訣之一就是對主業的這種堅守。這種對企業自身的準確定位,為著名的定位理論所稱頌,全球企業中那些專注的企業往往比多元化的企業更有競爭力。

當然,民營企業的成功大多取決于企業家的慣例在健康元同樣不破。在談到收購企業到底有什么原則時,朱保國很清晰地說:“是核心競爭力。對醫藥保健品行業來說,有兩個標準很關鍵:一是專有技術,靠這個可以獨立生產,帶來較好收益;二是品牌,品牌包括知名度,還應包括產品質量、消費渠道、廣告設計、售后服務等很多方面。”

緊緊把握創新和營銷核心的朱保國,如何把健康元帶向更高遠的未來?我們拭目以待。


瓮安港口大道走势图解